仙C瑞拉

希望大家这时候可以团结起来,现在投的已经不仅仅是黄少天了而是全职了!!
让全职拿冠军吧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全职粉并不比阴阳师玩家少大家劲头冲上去啊啊啊啊!!!!

【原著向】劳资改原著第四波

第四回


春雨第七师团,海盗中的修罗,宇宙中犹如黑洞般的存在,死亡的象征,所有飞船,不论是私航还是民航,都避而远之,就连春雨内部的长老院都忌惮他的存在,它的主舰飞船,防护系统一流,由第七师团内部改装,外人根本无法入侵。


而就在今天,他们引以为傲的防护系统……却被蛮力活生生的砸烂了。


阿伏兔今天的心情真的是十分不好,当然,他的心情从来没好过,只是今天的不好,实在可以列在年度心情不好事件的top10中。


按照夜兔的算法,这两天真是过年的时候,过年都要回家团圆,他们这些没有家人的就罢了,坐在一起喝点酒,高兴了就去找个星球抢个劫,杀个人,这就算过年了。


大年三十前夜,本以为能安稳度过一个没有神威惹事的一天,谁知长老院派下来一个任务,去面包星消灭面包皇帝帮助二皇子登基,不过后面的部分就与他们无关了,他们只需要假装去赴宴,然后让其变成鸿门宴后大开杀戒即可,常规操作,毫无难度。


与此同时,无独有偶,万事屋接到一个来自面包公主的委托:保护面包皇帝。


最近委托居多,万事屋三人不得不分开行动,对外星比较熟悉的神乐自然接下了面包公主的任务,随着面包公主来到了面包星。


面包皇帝暗中接待了神乐,并同她说明了情况。


“原来如此,又是神威那个混蛋,放心吧大叔,我会把他们打回去的阿鲁!”


皇帝本不抱什么希望,但是女儿在地球苦苦求助,最终只有万事屋愿意帮这个忙,他已经感激不尽,便让下属好生招待神乐。


当晚,只有神威和阿伏兔可与进入大殿参加晚宴,其他人只能在外面候着,不过门外重兵把守,场地空旷,想必厮杀起来的时候定能杀个痛快。


晚宴开始,神威几乎将他们御膳房的东西吃空,在饱餐一顿后,双手合十道:“多谢款待”,随后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拿起伞,微笑地跨过矮几,走到大殿的正中间,道:“接下来,是娱乐节目。”,下一秒,枪声连起,神威一边向前迈步,微笑地看着警惕的皇帝,一边抬起伞对着右边的宾席一阵扫射,瞬间,尖叫声充斥了整个大殿,大臣们,嫔妃们四处逃窜,面色惊悚,神威后脚微微发力,下一秒便闪现在皇帝面前,面对皇帝惊恐的表情,神威送之微笑,举起伞向下砍去。


阿伏兔刚清完场,拍了拍手正准备离开回船上享受大年三十的最后几刻安宁,但是下一秒,他神情顿住,因为他没有听到雨伞刺穿肉体的声音,反之,是兵器相交的声音!阿伏兔原本想回头一探究竟,但是在他听到语气娇嫩但狂妄的声音后,他只想找个缝钻回飞船。


“哼!神威,大过年的还是一样的欠揍呢阿鲁!”


神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抵住了神威砍下来的伞,两把紫色的伞因为双方用力过猛而微微颤抖,但神乐明显感觉到神威的力气盖过自己,神威单手辉伞,她却是用双手用尽8成力才将其接下。


“你好烦啊,要我说几次才管用,”神威早已睁开双眸居高临下地看着神乐,“滚开。”


神威蓝色的瞳孔透着危险的光,神乐感觉到神威加重了手中的力度,顿时感觉力不从心,握着伞的手抖的愈发厉害。神乐能感觉到,神威生气了。


远远看着的阿伏兔也略感不妙,能看得出神乐此番是单独行动,也难怪神威如此生气,如果这次任务引起长老院的注意,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神乐,星海坊主的女儿行踪就会暴露,那就麻烦了。


不过团长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呢,阿伏兔心中叹气道:再这么下去,小姐的手会断的哦。


神威和神乐自然也是知道的,可是神乐就像是赌气一般,迟迟不放手,硬是要将这一击接到底,神威还在继续加力,再这样下去,神乐的手真的会断,然而神乐此番抵抗更是激起了神威的怒火,眼看神乐就要撑不住,神威一脚将神乐踢开,这一脚似乎像是泄愤一般,力度过猛,神乐的身子撞击到墙壁,身子直直嵌进了墙内,顿时掀起一阵烟灰。


而皇帝,早就称乱顺着后门跑了。


神威轮了一圈胳膊,迈开步子向后门走去,不急不慢,但阿伏兔知道这只是神威在压着火气。


下一秒,一窜黑影突然闪现在神威身后,一伞劈下,神乐刚才所有的力气几乎都用在了抵抗神威那一击上面,力气大减,只能攻其不备,这是神威以前交给她的,神乐当然没想打败神威,只想能拖一会是一会,可神威压着火,五感都变得异常敏感,神乐闪现出来的瞬间,神威比她更快,转身抓住神乐的脸向下狠拉,砸进地板,随即一脚又要将神乐踢进墙去。


阿伏兔都看不下去了。


可同一招神乐不会上第二次当,神乐在神威向她踢去时,几乎是调动了所有细胞,跳起,双手交叉,锁住了神威的手臂。


又陷入了僵持。


神威此时几乎要动了杀心,他的怒气连离他们很远的阿伏兔都能感觉到。


“放开。”神威命令道,眼中没有一丝温度,只有怒意。


神乐却为自己的小伎俩成功而感到高兴,虽然头上的血已经几乎流满了她半边脸,她还是露出了微笑,道:“不放。”


在这边纠缠的功夫,皇帝早已坐着先前准备好的小飞船逃离了。神威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杀意愈发浓烈,再无纠缠之心,被神乐桎梏住的手顿时发力,反抓住神乐的手臂,向相反的方向掰过去,神乐力气早已剩下不多,毫无还手之力,在抵抗不过一秒后,就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神乐吃痛,还未来得及对断骨的疼痛作出反应,神威就一脚向神乐踢去,神乐背部狠狠撞墙,与此同时,神威用脚踩向落在地上的伞的伞尖,那伞顿时弹起,神威抓住伞把,猛地将其刺向神乐,神威似是将全部怒气都发泄在这最后一击上,雨伞直接刺穿神乐,嵌入墙壁,并且嵌入之深直至伞的中部。


整套攻击一气呵成,在阿伏兔看来,也就是三秒的功夫。


神乐喷出一口血,艰难地抬起头,一边心中咒骂神威专门挑最痛的地方扎,这下起码一个周都没办法骑着定春在大街上狂奔了。一边像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扯出了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她赢了。


皇帝已经逃走了。


“这下……银酱会给我涨工资了阿鲁……”说完,神威将伞猛地抽出,伤口处迸出血液,神乐便倒下,失去了意识。


阿伏兔看完全过程,头上不仅冒出一丝冷汗,此时是过去也不是,呆在原地也不是,神威很久没发过这么大的火了,自己现在过去吧,是找死,不过去吧,等神威冷静下来了自己也是死,一向把“人生就是不断的选择题”挂在嘴边的阿伏兔,此时面对横竖都是死的选择,只想向所有被他这句座右铭说教的人一一道歉,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对不起姑奶奶们我错了。


在阿伏兔内心纠结之时,他已经走到了神威的身边,神威脸上溅了不少血,使他更像地狱修罗。



“阿伏兔,”神威低声道,目光仍旧停留在倒下的神乐身上,但目光中没有一丝怜悯,反而是越看越想再把神乐捅一遍。


一看到眼下这番情景,阿伏兔就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神威语气变得舒缓了一些,像是在说“我要去吃饭了”一般,道:“今晚皇宫里的人,”


全部杀掉。


说完,神威转身向大门走去,一步一步,越是走的沉稳,越是在压着怒火。


阿伏兔看了看地上惨不忍睹的神乐,内心轻叹,随后又纠结起来,自己是把她抱起来还是把她留在这啊……


把神乐抱起来,自己是死,把神乐留在这,等神威冷静下来自己还是得死,横竖又是死。


神威似乎像是在回应阿伏兔内心的纠结一样,低声道:“不用管她,让她死在这。”


好的。阿伏兔心中明了,团长的意思就是:回头没有看到她完好无损地躺在病床上你就死定了。


嗯,真是非常明确的指令。


于是当晚,面包皇宫像是一个屠宰场,被名为夜兔的修罗一番血洗,四处横尸,一个不剩。


第七师团主舰————

————————


果真是夜兔超强的恢复能力,神乐没过多久就醒来了,不过即便如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半夜了,神威此次火气太大,直接刺穿神乐的肺,就离心脏差那么一点。


屋子没开灯,只有窗外的繁星的一些光影透进来,反而有一丝异样的美丽。神乐适应了一下黑暗,回忆了一下发生了啥,


嗯,自己又坑了神威一把然后挨揍了。


衣服已经被换过了,是和之前一样的衣服,不过是新的一件。


神乐轻手轻脚地下了床,一不小心就会扯到伤口。


神乐知道神威的飞船很大,每次来都会迷路,不如呆在屋子里,于是神乐摸着找到开关开了灯,开始东翻西找,翻出了一叠漫画,海贼王。


于是神威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神乐津津有味地在床上看海贼王的场景。


一见神威进来,神乐瞟了他一眼,便继续看漫画,倒是神威,火气似乎消了不少,身子斜靠在门框上,满脸微笑道:“看的开心吗?”


神乐翻了一页,点了点头,道:“还行吧,论中二比你差远了阿鲁。”


语罢,神威走了过来,找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


“是银发武士让你来的?缺钱缺到这个地步了?”神威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审问的架势。


神乐便把来由叙述了一遍,想了想,又在结尾认真地加了一句“但是缺钱是真的阿鲁。”


神威听闻心里便记下了银时的这一笔账,想着回头再去找银时算总账,随即看着神乐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道:“我说过的吧,弱者一边呆着去。”


神乐应对自如,对神威语气中的威胁熟视无睹,道:“我可是正经员工阿鲁,是要工作的。”言下之意就是春雨这帮海盗只管打砸抢烧,而她是要辛辛苦苦赚钱的。


“光靠一张嘴是赢不了我的哦。”神威没理会神乐的贫嘴。


神乐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随即放下漫画书,向神威怀里摸去,从兜里翻出他的手机一看,嗯,已经过12点了,随即放了回去。


坐回床上,神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换上满脸微笑,道:“新年快乐!”


12点已过,守岁毕,新年到。


神威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道:“哎呀哥哥真是感动呢,你如果不在这里我会更快乐。”纯良的语气说着与之不符的恶语。


接着一双手便伸到神威面前,神乐嫌弃道:“压岁钱快点拿来阿鲁。”


“压岁钱没有,但是把你卖了应该能换不少钱。”


神乐冲神威做了个鬼脸,一边吐槽他没良心。


又斗了一会嘴皮子,兄妹二人很快就睡下了。


神乐醒来后,想着应该已经是白天了,但是宇宙中没有白天,四周都是漆黑星辰一片。


以前醒来都会发现自己被神威踹到了地上,不过今天倒是安稳地睡在床上,并且缩在神威怀里,像只兔子。


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似乎还没有睡够,继续往神威怀里钻了钻。神威早早就醒了过来,一手撑着头看着神乐,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神乐的头发,见神乐醒了过来,将滑倒肩膀的被子往上提了提。


看着神乐幸福的睡颜,伸出手在神乐脑门上轻轻一弹,笑道:


新年快乐。


神乐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神威一眼,吧唧了一下嘴巴,不知是不是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随即一抬手将其搭在神威身上,用粘腻的声音含糊不清道:“几点了阿鲁…”

神威也顺其换了姿势,放下了撑头的手,躺了回去,将神乐搂进怀里,低声道:“再睡一会。”神乐迷糊地应了一声,便继续睡过去了。


前天打的你死我活的兄妹二人在新年的第一天早晨,难得的和谐相依在一起,享受来之不易的平静。




此时——————————


门外——————

————————

夜兔甲:“团长还没起?我们都准备好要出发了。”说着就要往神威房间的方向走,阿伏兔心想那还得了?立马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拎了回来,道:“回来回来回来,有什么事跟我说。”


夜兔甲不明所以,解释说今天有一个任务,等着神威交代一下他们就要出发了。


阿伏兔见他又要往神威房间跑,立马摁住他,道:“不用交代了,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夜兔甲更蒙了,疑惑道:“团长不是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阿伏兔微笑回应:“今天就要靠你们自己了,独立才能成大业,去吧去吧。”


夜兔甲:啊????




大家新年快乐




【原著向】佐助和鸣人 归档

走你

1      2      3       4       5        6       7        8       9       10

【原著向】佐助和鸣人 第十章

接698,因为全篇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所以我觉得这个题目很合适。
******
1. 正剧加温馨加欢脱
2.会出现部分对原著内容的佐鸣向更改(大部分都在回忆中)
3. 在此说明,本文不会出现结婚情节,在我看来佐鸣二人之间的羁绊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概括去描述,那是种灵魂上的羁绊,最能够接近描述它的一个词我觉得是Soul mate,超越时间,超越概念,超越性别,超越一切,不需要亲情甚至爱情去框架他们,不会有甜腻情节,你不说,我不说,但我会在你身边正如我知道你也会在身边一样。就是这样。
*** PS:小樱是好人。

情敌继续见面。

Chapter.10

  不只是鸣人,鹿丸和手菊也一起站在门口迎接我爱罗,手鞠许久没看到自家弟弟,甚是想念,与我爱罗交换了微笑,当作问候。

  不同于佛系姐弟的微笑,鸣人对于我爱罗的到来毫不遮掩地表示了自己热情四射的问候。

  “我爱罗!你总算来了得把哟,走走走,我请你吃拉面!”鸣人说着一手搭过我爱罗的肩膀,转身就要往一乐拉面走,然而步子还没迈出去一步,鸣人就被一只手臂拉了回来。

  佐助和我爱罗对在回村的路上二人之间交流像是心照不宣的谁也没有再提起,我爱罗虽然没弄清楚佐助口中的“灵魂相通”是什么意思,但他好歹确认了佐助暂时不会伤害鸣人的。

  只是,对于之后佐助接下来的各种行为,每一次都是在挑战我爱罗的底线,比如现在。

  

  没错,将鸣人拉回去的人正是佐助,一手摁住张牙舞爪抱怨“佐助你干嘛!”的鸣人,一边说道:

  “我爱罗和手鞠很久没见了吧,不如二人趁此机会叙叙旧如何。”

  经过二人刚才的谈话,我爱罗哪能随便认输,立马淡定道:“我和鸣人也许久未见了。”

  “手鞠是你的姐姐吧,家人难道不是更重要吗?”

  “鸣人对我来说也是家人。”

  “鸣人跟你没有旧要叙。”

  “有没有旧你是你说了算的。”

  “哦?不好意思,就是我说了算的。”

  “我晚上会去手鞠家里做客,有的是时间叙旧,我现在跟手鞠叙旧,难道晚上要去鸣人家叙旧吗?”

  “不好意思,鸣人的家被我烧了,现在住我那儿。”

  “那请鸣人到我那里叙旧也未尝不可。”

  “这恐怕不合适吧。”

  “鸣人住你那里就合适了?”

  “那是当然。”

  “怎么就合适了。”

  “就是合适。”

  鹿丸:…………

  手鞠:…………

  鸣人:?????

二人眼看就要打起来,鹿丸赶忙出来解围,说道:“别吵了,晚上开一个欢迎会,你们一起叙旧吧,手鞠你觉得呢?”

  手鞠被点名,一下子还没从刚才的唇枪舌战中缓过神来,忙附和道:“啊?啊,对。”

  鸣人一听有聚餐,眼中全是吃的,忙点头道:“好好好,正好大家也好久没见了得把哟,那就这么定了!”

  不得不说,鸣人的这一句话拯救了佐助和我爱罗之间近乎绝对零度的气氛,但是二人的眼睛依旧盯着对方,似是嘴巴休战,眼神接着战。

  表面上看着风平浪静,二人在眼神和意念之间,依旧是激战不停。

  我爱罗:你究竟想干什么?

  佐助:不干什么。

  我爱罗:千方百计把我和鸣人分开,你又想玩什诡计?

  佐助:凭什么告诉你?

  我爱罗:你要是敢做对不起鸣人的事,我一定杀了你。

  佐助:放心吧,我只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爱罗:之前在路上说的话依旧算数,一旦鸣人有危险,我会把他带去砂隐。

  佐助:我说的话也依旧算数,你试试

  最终,还是由佐助开口打破了沉默:“既然如此,那就劳驾鹿丸先领风影去见卡卡西了,恕不奉陪。”

  鹿丸被点名一惊,心说那不是鸣人的任务吗?!!但是眼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也只能默不吭声。

  鸣人在佐助的手下挣脱不开,继续张牙舞爪,一边抱怨道:“喂,佐助你这样很没礼貌得把哟!!”

  我爱罗听佐助这番话,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皱紧了眉头,不满道:“轮不到你来下号施令吧。”言下之意就是: 你一个流浪忍者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我什么时候去找火影用你请???

  手鞠听出来了自家弟弟语气中的些许怒意,觉得再不把这两人分开怕是真的要打起来,忙用手戳了戳鹿丸,示意他赶紧把我爱罗带走,鹿丸接道指示,虽然十分不爽,但也觉得如果真的打起来那就麻烦了,叹了口气,说道:“知道了,我来带你去也一样,走吧。”

  另一边,手鞠忙帮我爱罗顺气,安抚道:“弟弟乖别生气别生气,来,深呼吸,对对对,放平心态一切虚空……”

  佐助倒是没再多话,笑了一下,便拉着鸣人走了,我爱罗盯着佐鸣二人离去的身影,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范围。

  刚走不远,鸣人回头看了看,发现已经看不到我爱罗他们了,抓了抓头,抱怨道:“啊啊真是的,好久没见了本来想带我爱罗去吃拉面的,”然后鸣人突然想起自己为什么没能带我爱罗去吃拉面,恶狠狠地冲着佐助抱怨道:“都怪你!我爱罗好可怜,不能吃一乐拉面,他一定特别想吃得把哟。”

  听闻,佐助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他,语气中略带不爽,回道:“那你现在回去吧。”

  鸣人被这么一说,不敢吭声了,深知佐助就是一只顺毛猫,得顺着摸,不然就……但鸣人还是觉得我爱罗好可怜,千里跋涉来木叶,结果还没进村就被佐助气成那样,而且还吃不到拉面,鸣人越想越觉得他可怜,双手抱在脑后,冲着佐助抱怨道: “你对我爱罗也太凶了。”

  佐助冷哼一声道:“否则他就得寸进尺。”

  鸣人接着说:“人家好歹是风影诶,你这样凶他卡卡西老师会骂我的!”

  佐助心说那个不良忍者敢这么做试试,嘴上却回了一句:“哦。”

  鸣人跟觉得委屈,内心一阵哀叹,觉得自己好像比我爱罗更可怜。

  

   很快就到了晚上,欢迎会大家都来了,吃得很开心,聊得也很开心,牙和志乃他们喝多了都在手舞足蹈地调侃伙伴之间当年发生的种种趣事,一开始还在聊我爱罗,但渐渐的就开始计较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聊着聊着内容就跑偏了,完全和我爱罗没关系了。

  我爱罗坐在鸣人对面,佐助坐在鸣人旁边,佐助和我爱罗面面相觑,气氛非常尴尬。

  小樱内心一阵苦笑,一直挑起话题,缓解尴尬的气氛,聊着聊着便聊到了我爱罗此番来木叶的目的。

  我爱罗此行是来担任中忍考试最后一关的考官的,当然,卡卡西请他来还有另一个顾虑,那就是此次中忍考试很有可能混进来了激进派,暗中瞰视九尾之力和写轮眼,佐助倒是不用担心,但鸣人的九尾之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且九尾之力如果被抽出,鸣人就会死,这一点始终让卡卡西悬着的心无法放下,有我爱罗在的话,出了什么意外也好应对,再加上此事是关鸣人的安危,卡卡西都不用多说,我爱罗便立马赶来了。

  当然,我爱罗不可能把自己来的第二重目的告诉眼前的几个人,这件事只有卡卡西和鹿丸知道,当然,佐助估计也察觉到了,虽然我爱罗觉得佐助才是鸣人身边最大的威胁。

  小樱等人只知道我爱罗要来当考官,但不知道具体的任务是什么,问起我爱罗,我爱罗也只说保密。

  这时,已经喝的烂醉的牙突然凑过来,满脸都是醉意,指着鸣人,神志不清地对我爱罗说:“我爱罗!你可一定要好好整整鸣人,嗝…这,这个家伙,害得我们考官,一,一点尊严都没有了!!你,你帮我整,整死他。”说完,他又回去和志乃对酒当歌聊得欢去了。

  牙喝醉后酒后吐真言,说出了在座所有考官的心里话,而鹿丸只是内心祈祷我爱罗别放水就老天保佑了。

   小樱尴尬地笑了两声,便和我爱罗叙述了这几天考试发生的事,当然,也包括了雏田放水的事。

  

  我爱罗听闻只是微微一笑,玩笑道:“还望各位考官看住我,别让我放水。”

  众人内心一致吐槽:你放水我们根本看不住好吧!!

  鸣人自然不知道雏田放水的事,听他们这么一说,顿时恍然醒悟道:“原来那天自己在第一棵树下就找到了卷轴,不是因为我运气好啊。”

  众人:……

  鸣人想了想,看了看我爱罗,随即不怀好意地笑道:“我爱罗你直接算我通过好不好啊?”

  小樱一听,怒道:“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贿赂考官取消考试资格!!”

  “诶诶诶诶????等等等等,我没贿赂考官好吧!!!我开个玩笑嘛,开个玩笑哈哈。”鸣人摸了摸后脑勺笑道,众人也笑声连连,随即便调侃鸣人从小被小樱打到大。

  牙一看这边开始回忆往事,便也凑了过来,说道:“话说佐助这个家伙,小时候所有女生都喜欢他,这混蛋把我们的风头都抢了!”

  小樱也醉的有些意识不清,应声道:“我那时可是佐助粉丝团的团长!”刚说完,井野就一巴掌把小樱拍开说道:“你个宽额头喝多了吧,明明我才是!”

  小樱把井野扔到一边去,继续说道:“要不是鸣人这个家伙捣乱,我早就和佐助在一起了嗝……”

  鸣人被点名,尴尬地笑了笑。

  牙又说道:“话说佐助你参加完中忍考试就要走了吗?”

  佐助淡定道:“嗯。”

  “诶诶!!不留下来嘛?”井野惊呼。

  佐助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牙指着鸣人继续说:“你不在,都没人看着鸣人这小子,他简直无法无天了!!”

  鸣人忙指着牙怒回道:“谁无法无天啊!!!你这家伙乱说什么啊!!”

  牙被鸣人这么一吼,也起了兴趣继续告状:“上次执行任务,说好的集体行动吧!!说好的合作吧!!结果呢?我睡一觉,你就把任务都做完了!!”

  “哈??你睡觉的时候敌人来袭我有什么办法,你被下了安眠药睡的跟死猪一样怪我吗?!!”

  “就怪你!!我完成任务的成就感都被你磨灭了!!”

  “这也怪我吗?!!!”

  井野见状来了兴致,接棒吐槽道:“上次去水之国执行任务,鸣人吃完拉面不付钱,那个大叔追着我们跑了半条街,害得我们行踪暴露了!!”

  “哈??这也怪我吗??我哪知道那家拉面那么贵啊!!”

  “你吃之前不看价格的吗?!!”

   如此一来,众人便开始接二连三地状告鸣人的种种“罪状”。

  “鸣人总是不来开会,害得我们每次都被长老骂。”

  “我哪里没去了!!!只是迟到了好吧!!”

  “长老说要搞拆迁,鸣人不同意,差点和长老在会上打起来,害得我们又被骂。”

  “是那个老头子太气人了!!!还有我哪里和他打起来了?!!”

  “…………”

 

  “……”

  佐助淡定地一边品酒一边聆听他们的告状。

  那边闹的热火朝天,我爱罗坐在一边,看着鸣人和大家指着脸互怼,不知不觉中露出了微笑。

  真好呢,和大家的这份羁绊。

  手鞠注意到了我爱罗的变化,凑过来给我爱罗空了的酒杯满上了酒,坐到了他的身边,说道:“没关系吗?要被抢走了哦。”

  我爱罗轻轻地拿起酒杯一饮而下,目光依旧没有从鸣人身上离开,低声道: “本来就不是我的。”

  手鞠难免有些心疼自家弟弟,又想了想早上的那番闹剧,叹气说:“今天本来鸣人要带你去吃拉面的吧,都怪佐助那混蛋。”

  话虽如此,我爱罗也没有过多抱怨,似乎只是更加释然了,轻轻地摇了摇头,笑道:“见到就好。”

  鹿丸靠在角落,看见手鞠安慰我爱罗,看见鸣人还在和小樱大骂,看见佐助一言不发地沉默。

  内心一阵轻叹:啧,麻烦的三个人。

  

 

果然一口大刀。
一口吃下划的我五脏六腑都在痛。

嗅到了一丝刀子的味道。
不妙

【原著向】佐助和鸣人 第九章

接698,因为全篇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所以我觉得这个题目很合适。
******
1. 正剧加温馨加欢脱
2.会出现部分对原著内容的佐鸣向更改(大部分都在回忆中)
3. 在此说明,本文不会出现结婚情节,在我看来佐鸣二人之间的羁绊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概括去描述,那是种灵魂上的羁绊,最能够接近描述它的一个词我觉得是Soul mate,超越时间,超越概念,超越性别,超越一切,不需要亲情甚至爱情去框架他们,不会有甜腻情节,你不说,我不说,但我会在你身边正如我知道你也会在身边一样。就是这样。
*** PS:小樱是好人。



Chapter.9

“灵魂相通?”那是什么,轮回眼的什么新技能吗。

佐助侧目看了我爱罗一样,嘴角再次弯起弧度,轻哼一声,瞬间心情大好。

我爱罗当然不可能知道,他的人生中还没有出现这样的羁绊,他足够幸运,能够遇到和他命运相似的人,他足够幸运,能够遇到驱散他内心黑暗的人,可是,他也足够不幸运,没能……

没能怎么样,没能遇到佐助吗?

我爱罗眉头轻皱,佐助凭什么。

为什么是他呢?

得到这份光的,为什么是佐助呢?

如果鸣人幼时遇到的那个人是我爱罗,现在站在鸣人身边的人会不会就是他了?

佐助和鸣人。

究竟为什么会选择对方呢?

因为六道的转世吗?

因为河边的那一撇吗?

因为那一盒饭吗?

因为挡在身前的身影吗?

……

我爱罗知道这种事情是没有为什么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抱怨,为什么?凭什么?

他们过去的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在牵连着。

这估计就是命运吧。

“我曾一度想斩断它,这种羁绊。”佐助突然开口。

我爱罗看了他一眼,等待他的下文。

“我发现只有杀了鸣人我才能摆脱这份羁绊,我几乎都要得手了,”佐助自嘲般笑了笑,“可是鸣人这个家伙,每次都爬起来,永远都杀不死。”

“鸣人当然会死,”我爱罗打断佐助,他至今都记得九尾被剥离鸣人濒临死亡时的那种恐惧感,那种整个世界都快要崩塌的感觉。

“如果鸣人死了,你怎么办?”

你问过这个问题了,我爱罗提醒自己。

“一样活。”佐助复述自己的答案。

“你不会再恨这个世界了?”

如果鸣人死了,佐助要再发起个革命,就再也没人能阻止他了。

“恨。”

那你是不是又会把这个世界毁一遍?这句话,我爱罗没有问出口,但佐助从我爱罗凝重的神情上大概猜到了他心里所想。

“会被那个家伙啰嗦死吧。”

不管鸣人怎么样,佐助都会默默守护着这个世界,哪怕它腐朽,肮脏,令人厌恶,佐助都会让它正常运转。

因为他知道,他们都知道——

这是鸣人深爱的世界。

说着,他们已经走到了村子里。

村子门口,一头金发格外显眼的少年看见了他们的到来,高兴地挥动着手臂,笑容格外灿烂。

我爱罗知道,那是迎接他的笑容。

可最终,这不是属于他的光。

”我爱罗!!“鸣人高声呼唤着。

可是,尽管如此,我爱罗笑了笑。

这样的光,依旧让人无法不接近。






【原著向】佐助与鸣人 第八章

接698,因为全篇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所以我觉得这个题目很合适。
******
1. 正剧加温馨加欢脱
2.会出现部分对原著内容的佐鸣向更改(大部分都在回忆中)
3. 在此说明,本文不会出现结婚情节,在我看来佐鸣二人之间的羁绊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概括去描述,那是种灵魂上的羁绊,最能够接近描述它的一个词我觉得是Soul mate,超越时间,超越概念,超越性别,超越一切,不需要亲情甚至爱情去框架他们,不会有甜腻情节,你不说,我不说,但我会在你身边正如我知道你也会在身边一样。就是这样。
*** PS:小樱是好人。

Chapter.8


您的好友显摆助已上线

更的少,因为大学狗了,有点忙。




我爱罗对于这个来迎接自己的人十分的不满意,佐助对于我爱罗的不满意倒是十分的满意。

两个人走在路上,死寂一片,面色毫无波澜但内心世界倒是异常丰富。

最终,我爱罗打破了僵局。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鸣人相信佐助,他可不信,这个男人出现,每次都会带来不幸。

“最近。”佐助给了个模凌两可的答案。

“回来干什么。”

“参加中忍考试。”

虽然猜到了答案,但真正从佐助嘴里听到这番话,我爱罗还是不免有点吃惊,这个叱咤忍界的男人如今收敛了他的利牙,再次回到这个充满仇恨的地方,只是为了参加中忍考试。

“你居然还会在乎这种事情。”

佐助嘴角一笑,“鸣人在乎。”

我爱罗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佐助继续往前走了两步也停了下来。

看着佐助的背影,我爱罗轻轻皱了皱眉头。

这个背影背负了多少条人命,这个差点毁掉忍界的人最终却又救了忍界。

我爱罗也知道,佐助陷入黑暗太深,虽然他拯救了千万人,却最终没能拯救自己,哪怕现在有鸣人在,佐助也从未踏出黑暗过。

这个男人,是属于黑暗的。


“如果有一天鸣人死了,你怎么办?”

没有人会希望鸣人出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瞰视他力量的人比比皆是,四处都是不怀好意的目光,如果有一天,光消失了,这个靠光而活的蛇该怎么办?

佐助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人都有一死,他也非常明白我爱罗这番话的意义。

“一样活。”

丢下这句话,佐助继续往前走。

佐助在别人面前一向言简意赅一句废话都不想跟你多说,但我爱罗也明白佐助的意思了,冷笑一声。

“你能保护好鸣人吗?”我爱罗追上佐助的步伐,继续问。

“能。”

“你能确保他安然无恙吗?”

“能。”佐助如是说道。

“中忍考试后你还会离开的吧,到时候谁来保护他?”

“他自己能保护好自己。”

“我会把他接去砂隐。”

佐助脚步骤停,但却没有生气的迹象。

相反,佐助冷笑了一声,一脸“胜券在握”的神情。

“漩涡鸣人是属于木叶的。”

“你难道没有占有欲吗?”

“有啊。”

“你常年不在木叶。”

“无妨。”

“鸣人受伤的时候你都不在身边。”

“他能处理好。”

“受重伤的时候呢?真正的和平还没有到来,很多黑暗势力伺机而动,鸣人也会有被伤到的时候,你不在的时候有过很多回。”

“那种时候我会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

佐助嘴角更上扬了,说了他这些天说过次数最多的一句话——“我就是知道。”

“谁告诉你的”


“鸣人。”

“怎么告诉你,写信?”

“偶尔会。”

“那怎么告诉你?通灵兽?”

“偶尔会。”

“真遇到了什么危险,你不会在他身边。”

“我会。”

“你甚至不知道鸣人有危险。”

“我比你们任何人知道的都清楚。”

“为什么?”

“因为灵魂相通。”

【原著向】佐助与鸣人 第七章

接698,因为全篇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所以我觉得这个题目很合适。
******
1. 正剧加温馨加欢脱
2.会出现部分对原著内容的佐鸣向更改(大部分都在回忆中)
3. 在此说明,本文不会出现结婚情节,在我看来佐鸣二人之间的羁绊无法用任何词语去概括去描述,那是种灵魂上的羁绊,最能够接近描述它的一个词我觉得是Soul mate,超越时间,超越概念,超越性别,超越一切,不需要亲情甚至爱情去框架他们,不会有甜腻情节,你不说,我不说,但我会在你身边正如我知道你也会在身边一样。就是这样。
*** PS:小樱是好人。

我特么终于找出时间更文了,量可能有点少,别打我都是军训的错!!!!!

描写可能有点简,回头我再来修,不容易啊我军训心得还没写呢!!!!!!!



最后一关来也。

Chapter.7

经过上次的烧房子事件之后,鸣人的房子是彻底没了,非常碰巧的是,卡卡西在知道这件事后,笑的格外洋溢,温柔地对鸣人的房子再修一事表示拖延。

“啊,木叶最近很穷啊,鸣人你就委屈一下吧。”嘛,卡卡西是这么说的。

虽然佐助回来后鸣人一直赖在他那里,但那种有有选择的情况和与现在这种别无选择的囧地相比,那是完全不一样的,就像是你买了一个棒棒糖,和你只能买一个棒棒糖,虽然结果一样,但境地是非常尴尬的。

现在的鸣人就是这种状况。

不爽,不服,不愿意,嫌弃,怨恨,所有能够将错误归咎于佐助的情绪表情都能在鸣人脸上找到。

佐助对此依旧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当然有人怀疑佐助企图造反,因为他烧了预备七代目的房子,当然知情人士比如说鹿丸,在听到这样的传言时,总是白眼翻到天上去。

因为手鞠的到来,鹿丸最近心情不错,但手鞠也不是白来的,由于沙火两国交好,本次中忍考试的最后一试由两国合作现场出题。次日,我爱罗就抵达了木叶。

我爱罗不想承认他看到来接自己的是佐助的那一刻瞬间想飞回砂隐。

佐助似乎从那平淡无奇的面瘫脸上看到了我爱罗内心的情绪,眉头轻佻,露出淡到无法看出来的微笑。

其实来的本来应该是鸣人,但是在火影塔交代事项时,佐助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是把那句话说出了口。

“让我去。”

这是佐助鲜有的一次主动提出要求。

“好啊一起去得把哟。”

佐助转头看了一眼鸣人,接着不紧不慢地开口:“我一个人去。”

啊咧?

鸣人眨巴了两下眼睛,愣了一会,显然他也对佐助突然来的这一出非常摸不着头脑,但几秒后他的脸上就挂上了笑容。

佐助主动提出接我爱罗,这是不是说他开始积极了,开始融入集体了?

一想到这里,鸣人高兴地直拍佐助后背说着你去吧去吧加油加油!

卡卡西也高兴地全程微笑服务说你去吧去吧。

佐鸣二人走后,小樱双手抱胸,眼神奇怪地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两个人都好奇怪,为什么要单独去接我爱罗啊,不会出什么事吧。”小樱虽然知道佐助再反叛的几率很小,但也还是小小地怀疑了一下。

“嘛,谁知道呢,黑暗中的生物总是会对唯一的一寸光藏缠在怀里不放吧。”卡卡西依然笑的跟生了儿子似的。

“请说人话,卡卡西老师。”小樱一个白眼送过去。

卡卡西睁开双眸,转过椅子看着木叶湛蓝的天,天空中正好飞过一只鹰,若有所思。

“意思就是……”随即又笑了出来。

“宣示主权吧。”


我爱罗出没3秒钟

下章佐罗对眼。

我真的错了别打脸!!!!!